1. <address id='ot'></address>
                                                                                                                1. <address id='ot'></address>
                                                                                                                  百度 新浪 腾讯 网易 土豆 优酷

                                                                                                                  时时彩后二组选选七码

                                                                                                                  2018年08月22日 23:52

                                                                                                                  编辑:路奇邃

                                                                                                                  日本内阁日前通过2016年度《防卫白皮书》,高调宣传新安保法通过后日本防卫政策调整等方面的变化,为其大幅调整军事安全政策、大力扩充军备,甚至修改和平宪法制造借口——

                                                                                                                  日本《防卫白皮书》凸显“全球布防”野心

                                                                                                                  日本《防卫白皮书》凸显“全球布防”野心

                                                                                                                  8月2日,日本内阁批准了2016年度《防卫白皮书》。新版白皮书厚达500多页,高调宣传新安保法通过后日本防卫政策调整、自卫队职能任务拓展和日美同盟关系强化等新变化,大肆炒作“中国威胁论”,为日本继续强化外向型防卫力量建设制造借口。

                                                                                                                  “全球防卫”指向

                                                                                                                  ——日本二战后长期坚持的“和平国家”路线名存实亡

                                                                                                                  新版白皮书在卷首位置设有专栏,大力宣传新安保法的通过与施行情况,并将其作为2016年度国防领域“头等大事”。日本原防卫大臣中谷元在白皮书中表示,“依据新安保法,日本将进一步提升预防和遏制武装冲突的防卫能力,以无缝应对各种事态”,为此,“必须继续推进联合机动防卫力量建设,有效发挥防卫力量慑止和应对冲突的职能”。

                                                                                                                  日本国会去年9月通过的11份“安全保障相关法”(又称“新安保法”)今年3月正式开始施行。新安保法由两部分组成:一是对10份现有法律进行修订,包括《自卫队法》《周边事态法》(更名为《重要影响事态法》)《船舶检查活动法》《武力攻击事态法》《美军行动措施法》《特定公共设施利用法》《海上运输法》《俘虏待遇法》《国际和平合作法》和《国家安全保障会议设置法》;二是新制定的海外派兵基本法《国际和平支援法》。新安保法的目的是为了获得从平时到“有事”时、从本土到周边再到全球“自由对外使用武力”的权限,从而使日本绕过和平宪法束缚,初步实现长期追求的“军事正常化”目标。

                                                                                                                  新安保法施行后,日本对外动武门槛进一步降低。新版白皮书列举了新安保法通过后,日本“行使自卫权”的三大条件(即“新三要件”):一是发生针对日本的武力攻击或针对与日本关系密切的其他国家的武力攻击,从而使日本的生存与独立受到威胁,日本国民的生命、自由和追求幸福的权利遇到彻底被颠覆的危险;二是没有排除上述威胁或危险、维护国家生存与独立、保护国民安全的其他合适手段;三是仅限于使用必要最小限度的武力。与以往相比,主要是新增了与行使集体自卫权有关的第一条。即“与日本关系密切的其他国家受到武力攻击”时,日本也可以使用武力进行干预。这就大大降低了日本发动战争或主动介入国际武装冲突的门槛,使日本二战结束后长期坚持的“和平国家”路线名存实亡,转向可以轻易对外动武的“战争国家”路线。

                                                                                                                  白皮书还有意将“使用武器”和“使用武力”割裂开来进行解释,称“使用武器”未必就是“使用武力”,以便为参与海外行动的自卫队“使用武器”进行法理开脱。日本推出使用武力“新三要件”,实质是绕开和平宪法第九条,曲解《联合国宪章》规定的“一国遭到外来侵略和武力攻击时作为主权国家行使的自卫权”,为扩大使用武力制造借口。这也标志着日本“专守防卫”政策早已名存实亡,其防卫政策的外向性、全球性指向越发明显。日本素有推行“扩大化防卫”战略的传统,历史上,为了美化侵略,曾经把“防卫圈”扩大到朝鲜半岛、中国台湾、东南亚甚至整个太平洋、印度洋。如今,我们必须警惕日本打着所谓“正常化”之名,推行军事复苏路线,防止日本再次成为地区和全球动荡的罪魁祸首。

                                                                                                                  “借船出海”伎俩

                                                                                                                  ——日美军事同盟协调机制向常态化设置方向转变

                                                                                                                  新版白皮书重申,日美同盟体制对于确保日本的和平与安全、维持日本周边地区和平与稳定、塑造更加稳定的全球安全环境,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明确强调日美军事合作的全球指向。同时,白皮书还介绍了日美通过新版《日美防卫合作指导方针》、日美强化同盟关系的举措以及驻日美军情况。

                                                                                                                  日美2014年发布的新版防卫合作指针,集中反映了近年来日美同盟关系的深刻调整。与1997年版本的防卫合作指针相比,日美军事合作发生了以下重要变化:一是合作时机从“平时、日本有事、周边事态”三种情形,调整为“包括介于战与不战之间的灰色地带事态在内的平时、日本周边乃至全球发生的所谓重要影响事态、针对日本的武力攻击事态、针对日本以外国家的所谓存亡危机事态以及日本发生大规模灾害”五种情形。换言之,今后日美可以根据双方需要,随意选择共同使用武力的时机与借口。二是合作空间从以往的“日本及其周边”扩大到“日本、亚太及亚太以外地区”,强调日美军事合作的“全球”属性。三是合作对象不只限于日美双方,还将包括韩国、澳大利亚及东南亚国家等,旨在构建“日美+X”多边军事合作机制。四是合作内容突出维护海洋秩序,无论是地区合作,还是全球合作,双方都把维护海上安全作为重要合作项目。五是合作领域从传统地理空间拓展到太空、网空等新领域,强调日美能力互补、情报共享和战时联合对外。白皮书再次强调,日美修订防卫合作指针的目的在于,构建从平时到紧急事态时日美联合“无缝”应对的军事合作体制机制,取得日美安全保障领域的“双赢”效果,推进与亚太地区其他国家的防卫合作,展示日美同盟的全球化决心。

                                                                                                                  新指针通过后,日美同盟合作机制也发生了重大调整。以往只有在日本“有事”或发生“周边事态”时才会启动的同盟协调机制今后将向常态化设置方向转变。2015年11月,作为新日美同盟协调机制的重要构成部分,日美同盟协调组正式启动。日方代表有:内阁官房(包括国家安全保障局)、外务省北美局、防卫省防卫政策局、联合参谋部及其他有关部门代表;美方代表有:国安会、国务院、国防部长办公室、参谋长联席会议、太平洋美军司令部、驻日使馆、驻日美军司令部及其他有关部门代表。该机构与已有的日美联合委员会密切合作,主要负责日美防卫合作政策层面的协商。此外,日美还采取相互派遣联络官的方式,加强部队运用方面的协调。新指针出台后,日本还有意公开了“日美共同作战计划”拟定机制的存在,再也不像以往那样遮遮掩掩,只承认进行了有关研究,而不承认“共同作战计划”本身的存在。新版白皮书称,这样做是为了“提升日美同盟的威慑效果”。

                                                                                                                  “周边威胁”滥调

                                                                                                                  ——为修改和平宪法制造借口

                                                                                                                  新版白皮书与2005年以来的其他版本白皮书一样,充满了“周边威胁”的陈词滥调。

                                                                                                                  这不仅是为自身发展军力寻找借口,更重要的是要通过对内强化所谓的“周边威胁”认知,渲染危机感,为安全政策转变进行舆论铺垫和思想“洗脑”。

                                                                                                                  日本原防卫大臣中谷元在新版白皮书卷首序中写道,“日本的安全环境日益严峻,包括亚太地区在内的全球力量对比正在发生变化。朝鲜年内进行核试验、发射弹道导弹……中国在东海、南海单方面改变现状,展开加剧形势紧张的行动……”除了渲染中国和朝鲜的威胁,白皮书还提到与俄罗斯和韩国的领土争端。白皮书宣称,日本准备单独或者与美国一道,“以实力维护地区和全球的稳定”。这意味着,日本防卫力量俨然准备像美军一样,充当“国际警察”,必要时甚至介入地区或他国的安全事务。

                                                                                                                  新版白皮书在各国防卫政策中介绍中国的部分多达30页,较2015年度增加了6页。除像以往那样,继续批评中国军费增长速度快、军事透明度低、致力于发展反进入/区域拒止能力外,今年特别关注我军队改革、联合作战体制、周边海上军事活动等内容。白皮书多次提及中国在东海、南海的军事活动,妄评“这些活动影响公海航行自由”“中国试图以实力改变现状”。

                                                                                                                  新版白皮书如此渲染“中国威胁论”,把中国正常的军事活动说成是地区不安定的诱因,实际是要为自卫队扩军备战制造借口。白皮书公开强调要“增强西南地区防御态势”,加强在冲绳的军事部署,明确将以防卫钓鱼岛为目标在与那国岛设置“沿岸警备队”,以强化冲绳和东海海域空中防御为考虑,新编航空自卫队第9航空团,乃至在先岛群岛部署陆上自卫队。

                                                                                                                  对此,中国国防部发言人吴谦表示,在南海问题上,日方极尽挑拨离间之能事,妄图把南海的水搅浑,想浑水摸鱼,从中渔利。“我们必须正告日方,南海的航行自由本来就没有问题,要说问题,反倒是日本等域外国家插手南海问题,破坏了地区的和平与稳定。日方妄称中方依靠实力改变现状,我倒是想问,日本政府一意孤行非法‘购岛’叫不叫改变现状?日本自卫队加强西南方向军力部署叫不叫改变现状?日方通过新安保法案解禁集体自卫权叫不叫改变现状?我们奉劝日方停止错误言行,以免‘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实际上,中国一直在遵循国际惯例和国际规则,坚决捍卫国家领土完整和主权不被侵犯,坚决维护国家海洋权益,坚决支持各国的公海航行自由并努力提供力所能及的安全保护,坚持以和平方式解决历史遗留下来的领土和海洋权益争端问题。

                                                                                                                  日方的所作所为,根本目的是为其大幅调整军事安全政策、大力扩充军备、甚至修改和平宪法制造借口,这种动向值得国际社会高度关注与警惕。我们敦促日方反思历史,尊重事实,停止对华无端指责,停止挑拨相关国家关系,停止欺骗国际社会,以实际行动为中日关系的改善和发展创造条件。

                                                                                                                  资料来源:日本2016年《防卫白皮书》

                                                                                                                  翻译制图:刘世刚

                                                                                                                  军眼观察

                                                                                                                  《防卫白皮书》皮白心黑

                                                                                                                  ■刘征鲁

                                                                                                                  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日本《防卫白皮书》开始暗示中国是日本周边“不透明和不稳定的因素”。2012年,日本推行钓鱼岛“国有化”后,每年的白皮书都会有指责中国在东海的海洋活动的内容。2015年,白皮书又开始增加对中国在南海活动的指责。日本内阁日前批准的2016年度《防卫白皮书》,同近年来的版本一样,充满偏执虚伪和强词夺理之词,沦为日本右翼政府实现其政治目标的文字工具。

                                                                                                                  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中国的发展离不开世界,世界的繁荣也离不开中国。随着中外贸易的增长和中国海外合法利益的拓展,中国的军事力量走向远海是历史的必然,也是确保周边与世界和平稳定的需要。而日本却大肆宣扬所谓“中国威胁”,为自己发展武装力量寻找借口,不仅防卫经费连年提升,而且采购了大量远超其自身防卫需要的先进武器,并通过了新安保法案。

                                                                                                                  白皮书无视钓鱼岛属于中国这一基本事实,用大量篇幅对中国的常规军事活动、海警船巡航等说三道四,无端指责中国军队在钓鱼岛附近正常巡逻行动。事实上,我国在钓鱼岛进行的任何军事行动都是合理合法的,从未威胁任何国家。作为把钓鱼岛非法“国有化”的“窃贼”,日本着急为自己洗白的行径,在铁一般的历史事实和中国坚决的维权行动面前,注定是徒劳的。

                                                                                                                  白皮书妄议我国南海岛礁建设,认定我国“侵犯了日本及其盟友在本地区的利益”,还无理要求中国接受所谓仲裁结果,显然是动机不纯、居心叵测。近年来,本是南海域外国家的日本多次在国际场合制造南海议题,为个别国家出谋划策,甚至主动协调部分东盟国家的立场,撺掇他们共同对抗中国,俨然比有关当事方还要热心。这种挑拨离间的行径表明,日本才是南海问题的“搅局者”。

                                                                                                                  美军驻冲绳基地长期扰民,当地民众强烈反对,各种示威请愿活动此起彼伏,白皮书却一味迎合美国要求,强硬声称在冲绳县边野古地区建设替代基地是解决该问题的唯一出路。此外,就新安保法,白皮书只陈述政府方面的主张,丝毫不提在野党反对新安保法、认为新安保法违宪等诸多事实。这样以偏概全的白皮书,充其量只是日本右翼政客实现不可告人目的的遮羞布。

                                                                                                                  不难看出,日本的《防卫白皮书》根本就没有什么客观的安全形势和理性的政策分析,而是带有明显主观性目标的政策工具。白皮书渲染“中国威胁”的根本目的,就是要强化所谓的“威胁认知”对国内民众进行“洗脑”,为其安全政策调整甚至修改和平宪法制造借口,以实现其摆脱“战后体制”、成为“军事强国”的迷梦。这种《防卫白皮书》洗不掉的野心,值得国际社会高度关注与警惕。

                                                                                                                  日本自卫队提升进攻能力引担忧

                                                                                                                  ■刘世刚

                                                                                                                  2016年度日本防卫相关预算较上一年度增长约1.5%,达50541亿日元。这是日本防卫预算连续四年保持正增长。特别是其大举强化外向型防卫力量建设,招致周边国家的警惕和反对。

                                                                                                                  一是发展支撑自卫队全球活动的预警侦察能力。新版白皮书强调,为增强对周边海空域的侦察监视力度,2016年日本政府将投入260亿日元,采购2架美式E-2D“鹰眼”预警指挥机;投入146亿日元,采购美国的“全球鹰”无人机;投入76亿日元,升级现有E-767预警指挥机。目前,自卫队拥有4架E-767预警指挥机、13架E-2C预警机、约80架P-3C巡逻机、约10架P-1巡逻机及几十架其他类型侦察机,完全能够满足本土防御对侦察预警的需求。但日本仍继续引进滞空时间更长、作战半径更大的E-2D预警指挥机和“全球鹰”无人机,加紧采购飞行距离超过6000千米的P-1巡逻机,研发新型舰载反潜直升机。届时,日本自卫队的预警侦察范围将覆盖整个西太平洋甚至印度洋。

                                                                                                                  二是发展多重防空反导作战能力。根据新版白皮书,日本2015年已经完成了2004年开始启动的第一轮导弹防御系统部署规划,在从琉球群岛至北海道的15个军事基地部署了24套“爱国者-3”导弹拦截系统,加上海上自卫队4艘搭载“标准-3”拦截导弹系统的“宙斯盾”导弹驱逐舰,日本自卫队初步形成了陆基低空、海基高空双层导弹拦截体系,具备全境反导能力。但日本仍在升级另2艘“爱宕”级“宙斯盾”舰,新建2艘标准排水量达8200吨的新型“宙斯盾”舰,计划搭载日美联合研发的“标准-3BLOCK IIA”拦截导弹。日前,日本媒体又报道称,日本防卫省拟定在今年的补充预算方案中,提前加入增强导弹防御能力的预算,加紧探讨在日本部署“萨德”反导系统。在日美军事同盟框架下,日本可以利用行使集体自卫权名义,在“有事”时替美国拦截可能飞往其本土的弹道导弹。这严重违背日本的“和平国家”发展路线。

                                                                                                                  三是大力发展远程机动和两栖作战能力。新版白皮书继续炒作所谓“西南方向面临离岛被占威胁”,以便继续发展远程机动和联合夺岛作战力量。2016年,日本政府投入1084亿日元,采购6架F-35A联合攻击机;投入31亿日元,升级改造F-2战斗机,提升其空对空作战性能,增加载弹种类,提升信息能力;将原驻三泽基地的第8飞行队转移到九州的筑城基地,将百里基地的第305飞行队转移到新田原基地;投入231亿日元采购1架KC-46A空中加油运输机;投入447亿日元采购4架MV-22“鱼鹰”运输机,投入87亿日元采购1架C-2运输机;投入252亿日元采购36辆日本最新研制的轮式突击战车,投入78亿日元采购11辆AAV-7两栖突击车。同时,自卫队加紧组建两栖机动旅、西南警备队、沿岸监视队等机动作战部队。

                                                                                                                  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文字与音频,版权均属本网所有,转载必须注明“来源本网”,并附文链 接。

                                                                                                                  二、凡来源非本网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请在见网后30日进行